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资讯 > 引导凝聚Z世代创作群体,壮大网络文学生力军

引导凝聚Z世代创作群体,壮大网络文学生力军

  经过20多年发展,作为IP源头的中国网络文学从成长到成熟,日益壮大。猫腻《庆余年》等作品走俏海外。

  ■本报记者 许 旸

  经过20多年发展,作为IP源头的中国网络文学从成长到成熟,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建设中成就斐然。随着一批批95后、00后涌入网文创作潮流,如何进一步鼓励引导Z世代群体推出精品?怎么增强年轻网络作家的归属感与荣誉感?今年全国两会上,多位代表委员为壮大网络文学生力军建言献策。

  据统计,目前在网上发表作品的网络写作者已达2130余万,与全国550余个文学网站签约者达220多万人,其中,Z世代成为创作主力,其数量规模和发展速度远超传统作家。光是阅文旗下海外网文作家中规模最大的00后群体,占比就高达56%;95后紧随其后,占比25%。头部作家中00后和95后占比也已达八成,成为行业精品内容的创作核心。

  因网络文学自身的特殊性,决定了网络作家在创作、工作、生活、社交诸方面与传统作家的差异性。如何在文化人才选拔和梯队建设上,扶持网文创作群体?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谈到,年轻创作者需加以引导,要推动作家培育、培训机制,设置高校吸纳渠道和高级培训班,推动各地放开网文作家参与职称评审、吸收新型文艺人才进入各组织等。“在主流文学评奖、研讨、评论上,加大网络文学作品比重,加强优秀作家作品研讨,完善网络文学评价体系与评价机制,更好发挥正面导向性作用。”他说。

  “从整体上看,当下我们对网络作家的组织、团结、引导、服务、协调工作还比较薄弱,不能满足网络作家的需求,难以符合网络文学高速发展形势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谈到,中国作协和各地作协近年来作出许多有益探索,涌现了以上海作协、浙江作协、江苏作协等为代表的一批成功典型。但各地网络作协“各自为战”,缺少全国性组织,网络作家找不到自己的“家”。他建议,尽早筹建全国性网络作家协会,“增强年轻网络作家的归属感、荣誉感、自豪感,有利于把他们团结凝聚在党的周围。”

  “网络文艺数以亿计的从业者与活跃用户,特别是青年群体,对网络文艺有特殊的亲近感和认同感,他们既是网络文艺创作的参与者、生产者,也是欣赏者、消费者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网络作家蒋胜男谈到,对网络文艺的身份定位以及由此开展的研究、采取的措施、扶持的力度,是否清晰、明确、精准、到位,直接关联着这一广大群体的情感归属、创新驱动,关乎“文艺网军”创作活力、精品化生产潜力的激发和全社会文化文艺创造力的进一步迸发。

  近年来,一批优秀现实题材作品聚焦国家建设、乡村振兴、人民生活等重大命题,彰显了中国精神与中国气象,网络文学越来越成为向全球传递中国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。陈崎嵘建议,随着网络文学迅猛发展和世界影响力逐步提升,亟须建设中国网络文学博物馆,作为网络文学的展示窗口、研究中心、交流场所、储存基地、孵化工厂。

  “在战略上做好顶层设计,不断推动网文主流化发展。”阎晶明谈到,中国网络文学充沛的想象力、强烈的代入感,具有春风化雨式的优势,使各国读者通过小说对中国人文精神和时代风貌产生兴趣和了解。其中,Z世代创作群体也担负着传播中国故事的文学使命,“要鼓励网络文学不断创新发展、激发内容精品创作,要尊重文化产业发展规律,通过多手段、多形式、多渠道呈现中国好故事,通过各国人民特别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IP内容产品,在世界范围内达到真正的影响力。”他说。

(新闻来源:央视网)